主页 > W生活人 >行医三十载 早年退下火线任管理层 急症先锋 张伟麟谈SARS >

行医三十载 早年退下火线任管理层 急症先锋 张伟麟谈SARS

发表于2020-08-03
行医三十载 早年退下火线任管理层 急症先锋 张伟麟谈SARS医管局联网服务总监张伟麟(图)明年4月退休,回首过去,他自言为人正面,对工作「没有什幺遗憾」。还未到退休前休假,他已收到不少医护及病人的感谢信。(锺林枝摄)行医三十载 早年退下火线任管理层 急症先锋 张伟麟谈SARS行医三十载 早年退下火线任管理层 急症先锋 张伟麟谈SARS 行医三十载 早年退下火线任管理层 急症先锋 张伟麟谈SARS行医三十载 早年退下火线任管理层 急症先锋 张伟麟谈SARS行医三十载 早年退下火线任管理层 急症先锋 张伟麟谈SARS prev next

曾为美剧《仁心仁术》(ER)的字幕及港剧《妙手仁心》任顾问的医院管理局联网服务总监张伟麟 ,35年前走入急症室开荒,无论遇上兰桂坊人踩人惨剧还是八仙岭烧伤学生,他都临危不乱。坐在管理层岗位,面对医护不足的批评,他冷静回应,预料人手困境在5至10年后可渐改善。然而,谈到2003年SARS一役,他的声音突然颤抖,感触落泪(圆图);由此推演到社会失去的互信,他期盼「任何东西消失了,都可以重建」。

明报记者 许芳文 冼韵姬

1981年毕业于香港大学医学院的张伟麟,行医起点在玛丽医院急症室,像一般「新仔」,他视当时未成为专科的急症为「过客」地方,只在此等入皮肤科,惟最终等不了,又适逢急症专科化,他便留下来,成为全港第三名急症专科医生。

兰桂坊人踩人 急症室「成地尸体」

回首过去,他说「件件事都难忘」,1993年元旦凌晨发生兰桂坊人踩人惨剧,张伟麟在事后的早上当值,「当时急症室成地都是尸体」,事件冲击众人认知,「没有想过人踩人会这样,全部人都是窒息而死……当时社会上没有想过,世界上都没有想过」。

1996年八仙岭大火吞噬多名师生,张伟麟身处威尔斯亲王医院,学生受伤情况惨不忍睹,但他要抽离,「不冷静即係做不到工作,一定要有明确判断」。

同事如亲友 回想SARS聆讯三度哽咽

行医踏入第三个十年,张伟麟离开了前线,2002年起出任新界西医院联网总监,掌管屯门医院。岂料翌年爆SARS,夺去299条性命,包括屯门医院的医生谢婉雯和护士刘永佳,「有医护过身,冲击好大,但都要一起面对,整个团队尽心尽力处理」。

在立法会SARS聆讯上,张伟麟要回应医生放假的质问,然后又谈及他自己无放过假,他当时说:「作为联网总监,每个同事都係亲戚朋友……」感触落泪的他,无法再说下去。

「大家仍然觉得前线医护人员是否做得不足够呢?觉得这一点,讲起就感触。」13年过去,重提那一幕,张伟麟又再无法说下去,至少三度哽咽。「当时我的想法是,当时好多同事都有心去做」哽咽了20秒后,他慢慢拭去眼角豆大泪珠,缓缓以颤抖的声音说,「当时大家觉得医护人员尽了力,但他们仍要这样问」。

问责背后可能是失去互信,当今社会亦然,张伟麟却不悲观,「任何东西消失了,都可以重建」。他认为,医护应带动公众认识事实,医疗本身有风险,期望零事故是不实际。

自言「几叻的临牀诊断医生」 有助管理

自信十足的张伟麟,自命「是一个几叻的临牀诊断医生」,「由问症,到做一个身体检查,我已掌握是什幺病,所以我在这方面都几叻」。他认为转做管理不会浪费临牀经验,昔日累积的临牀触觉更有助管理。

当初晋身管理层,张伟麟期望做「医疗系统医生」,转眼明年4月便退休,公营系统仍百病丛生,医护工作超负荷、诊症时间不足、流感高峰未到病牀已爆满,前线矛头直指管理层。他认为,归根究柢,问题源自需求大、容量却不足,无论人手和医院硬件都不够,一切事出必有因,背后是当年金融风暴及SARS,令政府要紧缩开支减医学额、关护士学校。

人手困境料5至10年改善

随着医科毕业生明年升至420人,医院扩建逐步落实,他相信已见曙光,「明年开始会一年好过一年,但困难时期不会那幺快就消失,相信要5至10年,逐步走出困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