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坊 >《安娜想自由》:自杀的安娜,或是出走的娜拉? >

《安娜想自由》:自杀的安娜,或是出走的娜拉?

发表于2020-06-10

《安娜想自由》:自杀的安娜,或是出走的娜拉?

  《安娜想自由》是一部学生作品,却不像是一次生涩的习作,毋宁是相当成熟的「风格练习」。电影的分镜俐落,节奏明快,是相当好看的短片。

  然而,这种熟练的母题操演,有时反而阻遏了探索的精神。儘管导演尤莉亚证明了自己学业有成,却令人感到有些缺乏主见,像是出自学徒的模仿之手。正如电影里的安娜正在摸索着女性自主的前途,年轻的导演同样有待找出自己的独特声音,继而回过头为电影中的性别关怀开创新局。比起关注于电影的圆熟手法,这种暧昧之处更令我感到好奇。

  摄于俄国的《安娜想自由》的片长只有三十分钟,故事也相当简单。安娜是一名音乐家的女儿,深受控制狂的父亲所支配,被迫承担所有家事劳动。从茶水温度到牛排熟度,父亲无不要求安娜达到严格的标準,命令自己的女儿一如指挥乐团。安娜不堪其扰,精神因此出状况,还是迟迟不敢踏出家门。然而,即便安娜终于鼓起勇气与父亲的学生私奔,却发现自己只是落入另一个男人的宰制。在电影的结尾,安娜决心摆脱一切束缚,而最后的镜头捕捉了她独自离去的背影。

《安娜想自由》:自杀的安娜,或是出走的娜拉?

  主角安娜的原型显然来自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而小说界的安娜则是率先反抗婚姻与家庭桎梏的先驱。两个角色除了取名相似之外,电影中的安娜也曾经尝试自杀,差点走向《安娜.卡列尼娜》的自尽结局。导演在这里开了一个小玩笑。在电影的开头,安娜在窗边念出了一段像是舞台剧的独白,然后从窗口一跃而下。通常而言,这种倒叙法大多从故事的结尾说起,由此预示角色的最后下场。至于在这段电影的开场中,角色的自尽更是意味着生命故事的结束,很容易使观众以为「自杀」就是这部电影的结局(而安娜的名字也令人想到以自杀作结的小说人物)。没想到电影进行到一半,安娜才刚抵达男友的宿舍,就突然走向窗口寻短。正当此时,男友及时冲上前抱住她,成功阻止了安娜的自杀。如此虚惊一场,不仅推翻了观众原先的期待,也改写了《安娜.卡列尼娜》的结局。

  藉由延续安娜的生命,导演不仅稍微捉弄了一下观众,更有意颠覆《安娜.卡列尼娜》的悲剧收场。整部电影的氛围毕竟并不沉重,反而充满了戏谑、诙谐的基调。

  但令人困惑的是,导演虽然使安娜「起死回生」,却没有让活下来的安娜找到新的出路。男友依旧愚蠢,安娜仍然徬徨,而僵局还没有破解的方法。儘管安娜最终决定摆脱这些男人的控制,离家出走,却也只是踏上《玩偶之家》中娜拉的老路。虽然严格来说,安娜其实经历了两次的出走:先是逃离父亲,其后离开男友。也许导演是在暗中反对易卜生:即便出走的娜拉逃离了原先的桎梏,依然注定在父权社会中一再流浪?

《安娜想自由》:自杀的安娜,或是出走的娜拉?

  当然,这种处理方式也是受限于时间,难以在短片的长度内开展更多情节。事实上,这部电影也显得像是一首短小的诙谐曲。我们还能指出,这首诙谐曲更是改编自后现代音乐家约翰.凯吉的《4'33”》。电影中,安娜的自大狂男友正是在广场上重现了《4'33”》的音乐表演,并且对于自己的演出沾沾自喜。约翰.凯吉的《4'33”》一如其名,正是四分多钟的寂静;在这段期间,乐团成员不会演奏手中的乐器,为的是让观众「聆听自己与世界」。约翰.凯吉当年的演出自然具有革命性的意义,但革命毕竟只能有一次。而安娜男友的重弹老调其实没什幺深奥的意义,反而接近于故弄玄虚。

  儘管如此,他还是在演出过后向安娜吐露自己的雄心壮志,并且口口声声说道「我们」能够完成大事,邀请安娜一同追寻梦想。然而,与其说安娜的男友在此终于将她考虑进去,不如说是将自己的理想强加于女主角身上,毕竟安娜始终没有话语权。尤有甚者,透过指挥约翰.凯吉的《4'33”》,男友更进一步宣称自己拥有「寂静」。如此一来,男性不仅剥夺了女性的话语,甚至还要佔领她们的沉默。对此,身为女性的导演只能以无声的影像进行反击。至于这些谐仿、颠覆不妨也是一次对于男性主导的文化领域的突击。

  但在这种轻巧的游击战之外,导演终究还是得建立起自己的信念。毕竟约翰.凯吉所代表的后现代主义已经是对于经典的颠覆,以至于再度去解构这种解构主义,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盘子可以被打破成为碎片,但碎片本身却无法再次被打破。

  无论如何,这部电影依然是个有趣的作品,相当值得一看。正如电影中的安娜试图摆脱身为音乐大师的父亲以及他的学生,年轻的电影导演同样準备离开学生的身分,即将走出学院。可以预见,关于「娜拉走后怎幺样」的问题,将会由导演尤莉亚的成长做出回答。

电影资讯

《安娜想自由》(Free)-Yuliya Dmitriyeva,201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