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坊 >从远古到1930年代的巴勒斯坦抗争,一次细说从头…… >

从远古到1930年代的巴勒斯坦抗争,一次细说从头……

发表于2020-06-17

从远古到1930年代的巴勒斯坦抗争,一次细说从头……

到底是谁先定居在这块圣地上,以色列人还是巴勒斯坦人?这个问题常常被提出来,但很难找到明确的答案。其实这样的提问根本就错了。早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词彙出现在文字之前,这块土地已经有人类居住。现在已经很难找到这两个族群的共同始祖所留下的遗迹,许多相关资讯也不明确。但是我们能够肯定的是,以色列人的语言(希伯来语)和巴勒斯坦人的语言(阿拉伯语)是有共同的来源。

导致今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冲突的主要关键来自于二十世纪初的国际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来自不同国族,人数远超过六千万的大军互相对峙。巴勒斯坦当时隶属于土耳其帝国的一个省分,土耳其帝国的开国苏丹是鄂图曼一世,所以此帝国也被称为鄂图曼帝国。土耳其军队是德国和奥匈帝国的盟友;但是土耳其帝国自己内部的问题已经让掌权者头痛,地方势力忙着巩固自己的利益,根本不理会中央政府的指挥。

英国人早就知道鄂图曼帝国内部冲突,他们藉机与海珊.本.阿里[1]密谈商讨合作谋略。海珊.本.阿里掌控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城市麦加,是位举足轻重的领导人物。麦加城位于今天的沙乌地阿拉伯境内,是西元 570 年先知穆罕默德诞生的地点。着名的黑色立方体建筑「卡巴天房」(Kaaba;阿拉伯语「立方体」)就在麦加城内,根据伊斯兰教的说法,这座黑色建筑物是亚伯拉罕和他儿子以实玛利所建造的。全球的穆斯林在礼拜时都要朝向麦加的方向。

英国人提供相当优厚的筹码给海珊.本.阿里:英国人承诺要帮他建立一个独立的阿拉伯帝国;交换的条件是海珊要在鄂图曼帝国内策画叛变。英国外交官亨利.麦克马洪爵士(Sir Henry McMahon)藉由信件往返与海珊商讨这件利益交换计画。

海珊接受了英国的条件,1916 年策动了对鄂图曼帝国的抗争。英国间谍汤玛斯.爱德华.劳伦斯上校(Thomas Edward Lawrence),也就是着名的阿拉伯的劳伦斯,大力协助海珊的叛变计画。劳伦斯之前在叙利亚进行考古工作,因为熟悉阿拉伯语而很快赢得当地人的信任。海珊.本.阿里其实最后没有拿下英国人原先答应的大饼,但是他还是夸口封自己是「阿拉伯之王」;西方国家最后只将今天位于沙乌地阿拉伯境内汉志地区(Hejaz)给予海珊.本.阿里。

但是英国人也瞒着策动鄂图曼帝国内部叛乱的领导人,早已偷偷地与法国人磋商;在完全没有徵询这个领土当地住民意见的情况下,英法两国就盘算着在第一次大战结束后如何私下瓜分鄂图曼帝国领土。这个祕密协商就是赛克斯──皮科协定(Sykes-Picot Agreement)。佛兰索瓦.杰欧-皮科(François Georges-Picot)是驻贝鲁特的法国总领事,马克.赛克斯爵士(Sir Mark Sykes)则是英国政府的近东问题专家。

大部分的巴勒斯坦民众对背后一大堆协定和谈判一无所知。巴勒斯坦人莎哈尔.山姆哈(Sahar Samha)1917 年出生于拉姆安拉附近的小村庄,她还记得 1920 和 1930 年代发生的事。「我们是务农的,生活简单纯朴,忙着播种和收割。我每天都在农地上忙碌,清晨四点到五点之间就开工了,忙到约下午四点才回家。我们採收番茄、黄瓜和无花果;我们摘取橄榄来搾取橄榄油。我们收成的农作销售到全国各地。遇到斋戒月[2]时可就惨了,我们白日要整天採收水果和蔬菜,但是要等到晚上才能进食。」

每年一度的斋戒月是斋戒禁食的月分。对于像莎哈尔.山姆哈这样勤奋劳动的农民而言,不吃不喝的月分特别难捱。虔诚的穆斯林在斋戒月的三十天中,每天从日出到日落的那段时间是不饮不食。只有等到黑夜降临,一家人才共同结束斋戒。

除了阿拉伯革命者海珊和法国人之外,英国政府还有其他合作对象:当时许多犹太移民纷纷来到「以色列家园」(犹太语Eretz Yisrael)寻求出路。「以色列家园」指的就是当时的巴勒斯坦。1917 年 11 月时英国政府公布了当时英国外相阿瑟.詹姆斯.贝尔福(Arthur James Balfour)起草的贝尔福宣言:「大英国协国王陛下的政府对于犹太人民建立属于自己家园的国家抱持乐观其成的态度,并且会尽力促成此建国目标达成;但是这些支持是以下列原则为前提,也就是在巴勒斯坦居住的非犹太族群的公民权和宗教权不受到影响,犹太族裔在其他各国的权益和政治身分也不会受到影响。」

犹太移民米歇雷姆.薛希特(Mischelem Schächter)迁移来这里主要是出于宗教的动机,而不是政治因素。「我在波兰就读一所犹太教学校。我受到的教育告诉我,犹太人只有一个属于自己而且应该居住其中的家园:『以色列家园』。我接受了这个想法。从小我就听说我父亲有一位表兄弟已经远行搬去那里了。年纪稍大时我就想,这位亲戚可以到那边居住,显然可以在那边找到工作而生存。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钱,赚钱绝对不是我的动机。我要建设以色列,这是我的家园。」

这样一句话,一直到今天都可以重複在不同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口中听到。这块三千多年来纷争不断的土地,早已经成了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国族历史。这块土地罕有超过百年以上的和平岁月。握有权杖大位的人来来去去,常常改朝换代。入侵者可以追溯到亚述人、巴比伦人、波斯人、然后亚历山大帝,托勒密王朝、塞琉西王朝、最后是罗马人。西元 600 年时,伊斯兰信仰的阿拉伯人征服这块土地。四百年后在血腥的十字军东征时,基督徒横扫这片土地。以色列作家阿默斯.埃隆(Amos Elon)曾以耶路撒冷城为例来说明这块土地不断引燃的纷争。埃隆细数过去三千年来五十件重要的「围城、掠夺、征服和毁灭」。

西元 1000 年前,以色列各族首先在国王扫罗,之后又在大卫王和所罗门王的带领下,逐步征服这块区域。当时以色列最常受到威胁是非利士人。非利士人是航海的民族,「巴勒斯坦」这个名字就是从「非利士」衍伸出来。从西元 1516 年起鄂图曼人统治这个地区,他们就用「巴勒斯坦」称呼这块领土。巴勒斯坦这个区域虽然从来没有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是这块土地上的住民在文化特质和社会风俗上,明显地与其他近东地区的住民不同。

许多犹太人迁移的理由,就如同波兰出生的米歇雷姆.薛希特一样是出自宗教动机;许多新一代犹太移民则是出自政治的考量。1880 年之后,许多来自俄罗斯的犹太人选择逃难到巴勒斯坦。那时候在俄罗斯出现反犹的血腥冲突,当地歧视的法律让犹太人成为二等公民。直到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估计已经有超过两百五十万的犹太人逃离俄罗斯。一百位难民中有九十七位会选择到美国寻求新生活,三位则选择巴勒斯坦。

这个数字差距背后有许多原因:巴勒斯坦的劣势在于当地就业前景堪忧,政治局势不稳定,交通不便,缺乏适宜居住空间。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再搬进来的移民如米歇雷姆.薛希特遇到的情况也没有太多改善。「我从伊斯坦堡出发到海法,一艘船上大概有近千名旅客,都是年轻人。一开始时我们先被安顿在一处营地,然后我们就收到指示:『出去找工作!』但是我起先找不到工作,因为找工作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一开始时帮忙建造街道,非常辛苦。不过我能接受事实,不会去幻想不切实际的白日梦。我在海法与十个人同住一间公寓,一直到我找到一份当销售员的好差事,才能拥有自己的公寓。」

来到巴勒斯坦的移民除了面对经济困难之外,政治局势也让人担忧。许多人期待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 Herzl)所主张的建立独立自主的犹太国。1860 年出生于布达佩斯的赫茨尔从事新闻记者工作,1894 年在巴黎担任新闻通讯员时,亲眼目睹一场从此改变他命运的司法诉讼。法国军官阿弗列.屈里弗斯(Alfred Dreyfus)因为背负替德国蒐集情报之嫌疑而被起诉;但是引发公众注目的焦点并不在于他的德国间谍身分是否属实,反而是他的宗教属性。屈里弗斯是犹太人,光是这一点就让许多法国人认为可以判他有罪。事实上几年后真相大白,屈里弗斯受到的控诉根本是子虚乌有。

注释:
[1]Hussein ibn Ali(1854-1931):麦加的谢里夫,发动了阿拉伯起义。↩
[2]Ramadan:伊斯兰曆第九个月。↩

上一篇: 下一篇: